• 登錄
  • 投稿
  • 年度演講 | 邱曉華:2019年中國經濟展望

    觀點地産網

    2019-03-19 15:20

  • 在一定意義上,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問題是高債務所帶來的還本付息的壓力,造成各個層面壓力進一步上升。

    邱曉華(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陽光資産首席戰略官):非常榮幸也非常高興能和各位地産界大佬和媒體朋友們在這裏就當下的中國經濟做一個交流。

    怎麽看待當下中國的發展,我想大家都很關心,我用了“在不確定中溫和變化”這樣一個主題,這是我就中國經濟的短周期或者小周期判斷的題目。如果用一個大周期、長周期,我是用另外一個題目,叫“變局與抉擇”。今天因爲時間有限,我就講講小周期。

    講到2019年的中國經濟,自然而然我們會想到過去的一年,過去一年是中國經濟發展史上困難最多、挑戰也最突出的一年,可以說來自自身發展轉型中的困難更加突出地表現出來。與此同時,來自外部各種因素的變化給中國帶來的挑戰也日益突出。所以在內外多重因素的交織作用下,過去一年有這幾件事情記住了,我想我們就記住了2018。

    第一件事情是一度困擾衆多民營企業家的信心危機問題。過去一年,在理論界、在各種媒體中間,在一些人的講話中間,對中國民營企業家、中國民營經濟的地位和作用産生了各種各樣的不全面的認識,提出了一些不恰當的意見和觀點,突出的就是所謂的退場、第二次公私合營的好時機,所謂的要全面加強對民營企業的政治、民主的管理等等。

    其實稍有常識的人都應當知道,過去40年中國改革開放最有成效的、最值得人們去書寫一筆的,就是伴隨著改革與開放的大潮,中國經濟的主體中間,民營企業家、民營經濟異軍突起,成爲中國經濟最重要的一支力量。我想這是我們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忽視的這樣一個簡單的事實。

    但是在好日子過了多少年,在人們思考未來的時候,卻把這個問題作爲一個不全面、不恰當的問題提出來討論,把人們的注意力引到了不正確的方向去。

    11月1號,最高領導人在中南海舉行座談會,對這些不恰當的議論做出了明確的回答,那就是中國的民營企業家是我們的自己人,中國民營經濟是我們黨執政的重要力量。

    我想這擲地有聲的回答應當說把人們的認識重新回到了常識的軌道上,因爲這是太簡單、太不需要討論的一個問題。多種所有制共同發展,讓人們有更多的財富,讓人們有更多的創造力,本身就是改革的最重要的一個收獲,或者最重要的目的,這是第一件事情。

    這件事情我們記住了,我們就記住了去年一年,因爲這個問題使得很多民營企業家在過去一年,他們說如果說40年來有什麽至暗時刻,2018他們曾經有過這麽一段至暗時刻,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裏,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在哪裏,因此信心崩盤,這是去年我們要記住的。

    第二件事情就是去年許多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造成的上市公司的危機。在轉型升級階段,按道理我們應當適當地控制自己的節奏,應當適當地控制自己的杠杆,當時有一部分企業家中國發展階段性的變化判斷有偏差,形勢不如人算,去年股市跌跌不休,以至這些上市公司股權質押到了崩盤或者平倉的臨界點。

    如果按照原來的約定,股權質押平倉,那就意味著這些上市公司辛辛苦苦創辦的企業要拱手相送給銀行、證券公司等金融機構,他們將血本無歸。股權質押和股票買賣是不同的,股票質押意味著體到了平倉線,你如果不能補倉,你所有的質押都會被統統歸零,你質押給誰,誰就拿走了。股票你從10塊錢跌到1塊錢,你還有1塊錢。

    所以去年很多上市公司因此險些出現系統性的金融和債務風險。還好,政府及時對此做出了政策的修訂,沒有按照原來的約定去平倉,而且出台了一系列的纾困措施,使得這些企業也平穩地落地。

    第三件事情就是去年中國大地上的環保風暴。按道理在今天對中國的環境問題重拳治理、下大力氣都不爲過,因爲我們知道空氣、水、土壤問題已經嚴重危害到人們的健康,所以采取措施治理是完全必要的。

    問題是中國今天的環境問題不是一天形成的,它是一個曆史的過程所沉澱下來的,因此面對這些問題肯定要有一個曆史的視角考慮,但是在去年的工作中我們發現一些簡單化、粗暴化的做法,就是關停,險些讓許多地方經濟發展造成重大的挫折。

    也還好,政府及時調整節奏,及時注意了區別對待,所以這個問題也算平穩渡過了。國內去年就這三件事情給中國經濟險些造成重大的挫折,這是我們應當記住的。

    第四件事情就是大家今天還在關注的中美貿易摩擦所帶來的外部危機,這個危機來勢凶猛,從去年3月的301調查到500億加25%關稅,再到2000億加10%的關稅,可以說愈演愈烈、不斷升溫,眼看就要進入到白熱化的階段。

    12月1號,中美兩國元首在阿根廷談成了一個休戰三個月的協議,因此困擾著全球的一個問題,困擾著國人的一個問題,在那個階段平穩地或者稍微緩和地給大家帶來了一定的緩沖期。眼下三個月已經過去了,中美還在繼續談判,因爲這個休戰期進一步延長了。

    如果按照當時的節奏發展下去,2000億到今年的1月1號從10%到25%,2670億也要加關稅,可以說中美之間所有的經濟關系就可能完全中斷,因爲這不是一件小事情,肯定會造成極大沖擊。

    去年一年中國經濟就是在一些內外挑戰、困難中渡過的,由于政府及時調整政策,由于國內外的一些因素相對的變化,所以過去一年我們總體上可以這麽說,叫有驚無險、平穩落地。

    因爲最終中國經濟還是交出了6.6%的成績單,雖然從曲線上看,從6.8%、6.7%、6.5%到6.4%是一個往下走的趨勢,但是全年6.6%,還算對得起過去這麽一年大家的努力。

    這就是去年的一年,我們記住了,就是在有驚無險中,我們相對平穩地渡過了困難的一年,渡過了充滿挑戰的一年。

    今年會怎麽樣?外部環境對中國而言肯定是相對不利的,至少有三個方面:

    第一,傳統的全球化所帶來的全球貿易高增長的周期已經見頂了,今天全球貿易隨著傳統全球化的格局、秩序、規則的改變,有可能造成全球貿易走下坡路。

    第二,全球經濟增長雖然還在溫和中前行,但是發達經濟體、發展中經濟體同步複蘇的這樣一個好的趨勢在今年也要中斷,因爲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今年不如去年,歐洲今年不如去年,日本今年不如去年,中國今年同樣不如去年。所以從增長的角度來說,今年全球經濟也是一個走下坡路的年份。

    第三,從外部環境來看,地緣政治動蕩的局面和流動性寬松可能生變的的政策打架的局面交織在一起,使得全球資本市場、大宗商品市場、外彙市場充滿著變數,這是從外部來看對我們來說相對不利的因素,問題還是比較嚴峻,特別是圍繞著中美之間的矛盾,究竟能不能在可預見的一個月之內達成一個雙方都可接受的協定。

    目前來看雖然已經完成了90%,接近達成協議,問題是特朗普是一個不是很靠譜的領導人,他可能會找各種理由,會根據國際國內的各種變化,又說這個協議不合我意,因此可能放棄,就像他和金正恩之間,原來事先都談好的,下面的人把協議都談好了,但是他最終不簽協議。所以這種不確定性應當說是今年我們外部環境中間最要關注的。

    國內今年的發展環境在我看來還是相對有利的一年,或者說對企業、對投資者總體而言,今年是個相對友好的一年。

    一方面我們從整個中國經濟增長的態勢上來看,經過多年的調整,新經濟的支撐作用、新業態的支撐作用、新動能的支撐作用在逐漸的長大,它已經開始形成一定的對傳統經濟下滑所帶來的對沖的作用。換句話說,小周期在今天有可能是一個主要見底,然後趨穩、逐步回升,可能是這樣一個相對有利的發展態勢。這是從小周期角度來看。

    第二方面,從政策環境來看,今年核心的一點是在穩增長基礎上防風險,而不是在防風險基礎上去穩增長。這就調了一個方向,把穩增長又放在了第一位,因此可以預期今年政策面上無論是財政政策還是貨幣政策,還是投資消費政策,總體上看是一個要産生對沖經濟下滑作用的政策環境。因此,在某種意義上,今年政策比往年要來得更友好。

    第三方面,改革開放的周期。市場化改革在過去一段時間似乎談得少一些,當然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把加大市場化改革的力度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今年的兩會也突出了要加大市場化改革力度。可以預期通過激活市場的活力來對沖經濟下行的壓力,在今年我們能夠看到一個更友好的表現,那就是從體制上、從對外開放的質量上能夠看到更有利于微觀層面的制度環境在走上新的軌道。

    從國內經濟周期、政策周期和改革開放周期這三個方面來看,2019注定是相對于企業、投資者、消費者來說,總體上是一個更友好的一年。

    因爲政府工作的基點是要穩增長,因此它要通過新經濟的進一步增強,通過政策進一步的調整,通過改革開放進一步的深化,來形成在外部相對不利的因素下,怎麽保持中國經濟在合理的區間,怎麽去實現穩增長的預期目標。

    這是從發展環境的角度來看,可以和大家簡單說,外部相對不利,內部相對有利,因此2019年就將在不利與有利的相互作用下來往前發展。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總體的判斷是,上半年將繼續延續去年以來的下行的發展態勢,不出意料的話,一季度肯定比去年四季度還要低,二季度可能逐步壓縮下滑的區間,但是還是下滑的一個態勢。

    但是到了下半年,隨著政治因素、政策因素等等作用的加強,對經濟下行的對沖的作用將進一步顯現出來,因此下半年就有可能結束小周期的下行,轉爲企穩、穩中有升的新的發展態勢,全年估計是6.2%左右的增長。

    這就是2019年的中國經濟發展態勢。

    具體來看,可以預期2019年投資在今年的中國經濟中間將會扮演比上一年更重要的作用,因爲眼下所有的政策的基點之一就是要穩投資,因爲穩投資有可能改變去年以來投資持續下滑的態勢,今年投資可能轉爲穩定回升的態勢,初步判斷今年投資對經濟的拉動可能由去年的2個百分點左右回升到2.5或者2.6個百分點,比去年要提高0.4%到0.5%,這是我們可以初步判斷的。

    因爲今天我們看到所有政策的基點,重要的一點就是要穩投資。

    消費方面,可以預期盡管中國經濟在現階段由于失業的壓力,由于調整的壓力,再加上汽車、住房兩個熱點逐漸降溫的作用,所以整體上看,推動消費上升的因素逐漸減少。但是由于逐漸進入了一個消費相對穩定的周期,來自基本面的消費還是整體比較穩定的。

    所以今年消費對經濟的作用,可能由去年的5%提高到5.1%。這樣消費+投資對中國經濟的拉動可能就是在7.7%左右。

    問題是今年我們看到對外經濟這一塊,總體上看不如去年,一方面出口增速減緩的態勢是一個大概率事件,而另一方面今年的進口可能會由于各種政策因素和外部因素,會進一步放大。

    比如說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中國肯定要擴大進口,比如說今年的非洲豬瘟可能導致我們的一些農産品的緘口到增加等等。

    所以整體上看,從出口和進口這樣一個比較值來看,對中國經濟的拉動肯定是負的,而且這個指標比去年要進一步擴大,如果去年是0.6%到0.8%的拉動,今年可能就會擴充到1.7%左右,對沖下來,最終今年就是6.2%左右的增長。這是具體來看中國經濟今年的表現。

    眼下我們要最注意的問題是什麽?就是高債務帶來的中國經濟的風險。

    當下中國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或者是家庭,負債都處于一個上升的軌道上。雖然總體上的負債率趨于穩定,但是從結構上看,還是負擔比較重的。從目前的負債角度來看,中國依靠加杠杆來推動增長的支撐作用空間已經越來越小。

    另一方面,由于2008年以來的加杠杆所造成了負債的壓力越來越大,從去年開始,中國經濟最突出的一個問題已經顯現,就是名義GDP增長下滑的速度已經明顯大于實際GDP增長的下滑幅度。去年名義GDP的增長幅度下滑了1.6個百分點,而實際GDP增長才下滑0.2個百分點。

    名義GDP增速的下滑,肯定是因爲增長中的價格因素在減弱,因爲總體增長的速度在放慢,造成整個名義GDP增長速度下滑得更猛。名義GDP增速下滑,它就意味著當年整個國家新創造的財富有可能不足以支付當年各個層面所需要支付的利息。

    去年我們90萬億的GDP,相對于上一年的82萬億,可能增加了七八萬億,但是當年我們所要負擔的利息超過10萬億,今年名義GDP增長速度可能還要進一步下滑,可能會下滑到不到9%,這樣形成的名義的財富和債務的利息相比較,可能還要進一步的拉大缺口。

    未來三年我們可能有40萬億的利息要來承擔,每年超過10萬億的利息要承擔。但是未來三年我們能不能夠名義GDP增長40萬億?現在來看顯然是做不到。

    所以在一定意義上,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問題是高債務所帶來的還本付息的壓力,造成各個層面壓力進一步上升。也正因爲如此,所以我們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中國問題,那就是如何化解這樣一個高債務可能帶來的問題。

    大家可以設想,第一肯定是債務延期,第二是債務打折,第三是債務賴帳。在這三條路之外,是不是還有別的路可以走?

    從目前中國經濟、政治各方面的因素綜合來分析,我想債務的證券化、資産的證券化可能會成爲國家化解這個問題的最重要的選項。

    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可以預期中國的資本市場在未來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正因爲它的地位的重要、作用的重要,可以預期未來的資本市場將成爲投資者配置資源、配置資産最重要的一個領域。一定意義上股權投資、股票投資將逐漸代替我們今天在座的大多數人所從事的房地産的投資。

    如果說上一輪大家的財富的配置更多是在房産的配置,以此增加財富,從現在開始,大家配置資産的主陣地將轉到資本市場,這就是從問題出發的邏輯導出政策的改變和我們對未來資産配置中間需要關注的點。

    當然,在資産配置中請大家注意兩個因素,第一,它的這個産業有沒有消費者做支撐,這是一定要考慮的,這個産業背後如果有消費者支撐,大家可以放心地去投資,可以放心地去發展。反過來,這個産業背後都看不到人,沒有消費者,請大家千萬要小心。

    第二,這個産業是不是會被技術所顛覆。如果你投了很多,一個新技術出現,顛覆了這個産業,或者說這個産業被技術所改造、所推動,所以技術因素、技術進步因素也要作爲我們投資和配置資産要考慮的。

    這就是我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內容。從中國經濟發展的小周期來看,我們可能是一個前弱後穩,進入一個小周期由降溫到升溫的變化,而中國經濟今天的問題是由于高債務導致我們無法再用更多的杠杆來支撐,因此它肯定是要通過別的辦法,除了創新,就要對原有的存量資産和增量資産進行配置,因此資本市場是值得我們去關注的。

    至于投哪些?我想是要投那些有消費者支撐的産業,投那些不會被技術所輕易顛覆的産業,或者說技術能引領這個産業發展的産業。

    這就是我今天和大家說的結論,謝謝大家。

    審校:勞蓉蓉

  • 致信編輯 打印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